5/21/2008

Episode III: 草原上的喇嘛 (之二)

作客草原喇嘛的游牧人家
在冷冽的寒風街角處,看到一席單薄喇嘛衣衫的甲華,依然戴著一副酷炫的太陽眼鏡,這是他的家鄉:唐克唯一的一條街,前一天剛忙完五哥的草原婚禮,現在的他健步如飛地帶著我到大哥接近落成的旅店安歇 ,看來我是這小鎮唯一的陌生人,他選擇一刻不離地招待及照顧我,向我展露草原生活及人們的單純及熱情。

(本插圖創作者:魚玩)


入晚無燈光的街道,喇嘛的五個兄長齊聚在大哥家迎接新婚的五哥五嫂 ,在藏式的火炕前:啖冒菜、 看藏式DVD、 歡笑一籮筐 ,儘管聽不懂藏語,我 完全被他們豪放又從容的歡樂感染,打從心理的快樂油然生起,心頭的溫暖讓空氣中的低溫迅即消失無蹤 。

清早的陽光在賽馬的馬隊(一年一度的賽馬節活動)的馬蹄聲後升起,特別為了保護我而住在鄰房的喇嘛剛做完早課,帶我從曙光中走向他的游牧人家營帳區,主帳中,磕長頭的媽媽 捻佛珠的奶奶 、惺忪雙眼的家犬及家貓,齊心以祝禱迎接草原盛夏的一日之始;
喇嘛招待客人唐克草原上最純粹的犛牛奶 ,喇嘛奶奶手拈糌粑,幾番透過喇嘛探問我獨行的勇氣與意志; 喇嘛爸爸談起草原的長年冰雪封天 ,因為曾經是鄉長,他是這裡唯一能夠完全通漢語的人,外面世界的法則他莫不熟悉 ,但深信人離家再怎麼遠,都要在家鄉留個窩 (註:他最近正在幫喇嘛建造一棟住屋,為喇嘛未來回家時的窩打算著)。
這一天 ,喇嘛放下本來要監督及協助蓋新居的勞動(意指:工作),騎著他跟太陽眼鏡一樣酷帥的摩拖載我到黃河九曲 ,看到無邊際的草原,喇嘛甲華的眼神一如天空的湛藍與通透,時而席地坐在山坡上望著遠方,整張臉是一種無盡的滿足 ,當他定神看遍野草原格桑花,喜悅從心中投射到偌大的幸福身影
午后是喇嘛兄弟們各奔東西回到工作崗位前的聚會時刻,新婚的五哥五嫂作東邀大家在門前的草原上耍壩子 (露營野餐) ,一草地的功夫菜出自當老師的五哥,五嫂則在大嫂的帶領下張羅老中小的來來往往, 第四代的小小孩紛紛騎著馬, 在叔伯鄰近的營帳間穿梭、 隨著家犬在野餐傘下玩樂,沒有一個人是談話的主體,沒有話題是聚焦的主軸 ,只有盡情地享受短暫的夏日陽光與家人的共聚歡樂 ,這是屬於草原人家的”高溫”時刻(高興又溫暖)


喇嘛在家人的關照下,隔天領著我到遙遠的若爾蓋花湖暢遊 ,為的是安全地護送我到下一個據點,繼續我的旅程 .... 這一站我到了東周的故鄉:朗木寺,東周透過電話打點朋友的旅店,喇嘛為我細心交待藏人服務員後,真誠地跟我告別,希望我能在明年重回草原,也期許有機會到我的故鄉造訪,最後他對著我說:明年你再來, 要帶父母一起來, 住我的新房子,揮手時的眼神一如初見時的真誠與無所求

1 則留言:

靜嫻 提到...

"喇嘛奶奶手拈糌粑,幾番透過喇嘛探問我獨行的勇氣與意志"
是阿,我也想問一問妳的勇氣與意志,在遙遠的國度遇見這群喇嘛家人是溫暖的,或許是旅途中最難能可貴的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