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/21/2008

Episode: V: 藏醫世家 相遇甘南

在朗木寺鎮山谷遍地的格桑花前興奮拍照,三個向上坡走上的少婦 小女孩及老年女子 ,同時間以燦爛的笑容向我打招呼 ,藏族少婦且熱情地冒出標準且拉長的漢語:妳好! 正在轉山的她們 ,聽到我來自台灣,以感念的心道出台灣對她工作所屬衛生院的金錢及建設資助, 並誠懇地以地主的身份邀我隨她們造訪朗木寺鎮的美麗與心靈角落;

順著母女的秘密路徑來到小鎮的最高處山頭,小女孩採了草地上的野花為我編好手環,友善地為我戴上,少婦在得知我一人長期到各處旅行 ,瞬間打開了她的心門:她一生的嚮往就是獨立自主,並且能夠自由自在地到各處旅行 ,為了追求女性的自主 ,幾年前跟講究絕對男尊女卑的藏族先生離婚,帶來的是一無所有, 為了延續從父親到兩個弟弟甚至兒子(目前正在念醫科)一脈藏醫的傳統,也為了用教育及文化根基幫孩子走出小鎮 展開有希望的未來,她努力學漢語 ,與外面世界的人接觸, 找尋可以幫助家人的各種資源 ,儘管每月的收入只有人民幣200元 , 唯一的主街上販售的商品也都僅僅維持最低的生活需求 ,談不上任何願望的滿足, 然而物質的貧瘠絲毫沒有阻斷對美好生活及心靈成長的追求 ,山城小鎮的每一個美麗角落都有她常常尋訪的足跡,每一個山頭都是她釋放心靈 、自由遨翔的處所。










在她自行搭建的藏式堂屋中,她毫不保留地招待我跟她的家人們一起過生活:喝窩奶 、炕上發呆、 吃冒菜(類似火鍋菜),在小女孩的透明屋(零星塑膠板搭建),遙想過世的藏醫父親 、 端視雖貧病但依然樂觀的老媽媽、談她對未來的期許。隔天早上,在她藏醫大弟窄小的診所中,我們一起照料老少病人,由於病人都是微薄收入且急需幫助的人,因此醫人是真正的重點與獲得。 臨行前的夜晚 ,她領我從堂屋走過無街燈的土路回到我的旅店 ,她認真地跟我說:







遇見妳讓我感覺不再孤獨 ,有了為生活打拼的勇氣 ,也會時時仰望希望的天空,真心期待妳會再回來參與我們的生活,繼續我們偶然的相遇 命定的緣分.....

1 則留言:

靜嫻 提到...

在異國能夠結識這樣的女子真的是一種緣份
能夠為了獨立自主而與先生離婚
只是她生錯了國家
有這樣的思想
她已經不平凡了